中华教育网首页 > 求职招聘 > 正文

毕业后工作怎么找?找工作必要“北上广”?

 时间:2015-03-13 作者:中国青年报   来源:中华教育新闻网

原标题:毕业后工作怎么找?找工作必要“北上广”?

  小叶(化名)开学报到的这天,3月5日,刚好是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开幕的日子。学校食堂的电视在直播李克强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小叶很认真地听着,寻找自己关注的“关键词”——就业。

  小叶就读的是地处珠三角的一所大学,她还记得4年前高考结束时的风光:“拿到法律专业录取通知书那天,家里请了3桌,我爸站在门口发烟,我妈笑得合不拢嘴。”小叶来自陕西安康,上大学后,一直很努力。“学生会待过、四六级考过、奖学金拿过,大学4年仿佛自己身处宇宙中心,感觉全世界都是自己的。”这种感觉在小叶过年回家之前,已经完全被找工作冲淡了。

  “递过去简历,人家觉得学校一般。面试的时候,人家觉得长相一般。最重要的是,父母都帮不上什么忙,只能靠自己闯了。”

  最近,小叶在思考,是留在大城市还是回家乡发展?有没有其他路可走?

  政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23次提到了小叶所焦虑的“就业”。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说,今年高校毕业生749万人,为历史最高。要加强就业指导和创业教育,落实高校毕业生就业促进计划,鼓励到基层就业。实施好大学生创业引领计划,支持到新兴产业创业。

  作为749万分之一,小叶在报告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找工作不必非要“北上广”,小城市的空间和机遇可能更多

  作为80后人大代表,冼润霞对于小伙伴们的就业焦虑更多了一点关注。

  她是小叶的同龄人,在找工作时也有过类似的焦虑。

  跑过无数招聘会,冼润霞终于在广州一家银行找到一份工作。“但做了一段时间怎么都感觉心里不踏实,没有那种你很喜悦、很有冲劲的感觉。”在润霞眼中,“我明天得工作”和“明天我又可以工作”是完全不同的状态。

  “广州是很好很大的城市,发展快,生活节奏也快。但我是一个很喜欢大自然的人,不喜欢脸贴着脸挤在公交车上,马路很宽阔但全都是不认识的人,视线范围内全是一栋栋楼,这不是我要的。”

  说这些话时,润霞已经离开广州,在增城市石滩镇沙头村做了5年多的大学生村官。“大城市机会多,但是竞争激烈。我不觉得小城市的发展比不过大城市,相反可能它的空间和机遇会更多”。

  当了村官,家长理短,鸡毛蒜皮,润霞都要关注。她觉得自己“没有做过什么特别轰动的事,做的都是日常的事。”农村污水河治理、留守儿童教育、修村口那条坑洼的路,都是润霞关注的点。

  去年全国两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广东代表团参加审议。当着总书记的面,润霞一口气提了4条“建议”。“既然我是村官、我是人大代表,就要把基层的声音带上两会”。

  全国人大代表朱列玉律师通过中国青年报记者给小叶支招。“我们律师这个行业每年都会招聘毕业生,每个用人单位都喜欢那些做事非常认真的、材料写得好的同学。在单位里,不要总想着‘高大上’,把一件小事认认真真做到最好,这个是大学毕业生应该有的态度。”在朱律师眼中,工作地也不必非要选择“北上广”,只要肯干,每个地方都能出彩。他还建议小叶要“转变心态”,找不到最满意的工作完全可以退而求其次,积累经验最重要,也可以为以后的创业铺路。

 各种就业歧视要消除

  本次两会中,很多代表、委员都把小叶们的就业苦恼写进了自己的议案、提案中,也带进了许多次的小组讨论里。

  全国人大代表罗和安就有很多像小叶这样焦虑的学生,他们常给“罗校长”写邮件吐槽,反映自己所遇到的就业不公平现象。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高校毕业生的就业公平问题成为罗和安履职过程中关注的焦点。

  今年全国两会上,罗和安提出尽快制定并出台《反就业歧视法》,以保障就业公平。罗和安认为,就业公平涉及面非常广,除性别、年龄、身高、民族等歧视因素外,近年来,非“985”、“211”高校毕业生就业时遭歧视现象日益普遍,成为就业公平的阻碍因素。

  罗和安表示,虽然《宪法》、《劳动法》、《就业促进法》等法律法规明确了反就业歧视的法律条款,但由于缺乏完善的反就业歧视法律体系,缺乏有力的反就业歧视行政措施,缺乏健全的反就业歧视监督机制和救济机制,高校毕业生就业歧视现象仍普遍存在。

  甚至,就连小叶担心的“很多用人单位看到是女生就没兴趣”的话题,也被全国人大代表徐晓关注到了。作为河南省女企业家协会会长、河南省女大学生就业创业指导老师,徐晓格外关注女大学生的就业问题。全国两会上,徐晓带来关于消除女大学生就业歧视问题的建议,说的就是小叶可能遭遇到的问题。

  就业还是创业?年轻人要勇于尝试

  今年春节回家,小叶在家庭聚会中大吐找工作难的苦水。小叶的表哥给她支招:“去创业呀!但凡大学毕业、五年网龄、英语过了四六级的人全都在跟天使投资人喝咖啡呢!”小叶知道这是网上的一个段子,但她身边的确有小伙伴选择了创业。在小伙伴口中,审批不再“跑断腿”,开个店要盖十几个章的情况越来越少。特别是今年会再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事项,政府在审批的“程序”和“时限”上考虑到了创业者的难处。“想归想,万一不成呢”。小叶不是没有想过创业,但比起找工作,她更害怕创业失败。

  全国政协委员、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胡晓义在福利保障界别讨论政府工作报告时,谈到了小叶假设的“失败”。

  “创业是个好现象,包括我自己的亲属后辈里也有在做这个事的,但是也很迷茫。”胡晓义说。

  在胡晓义看来,政策环境鼓励创业、创业之门打开、创业门槛降低,这些都是在鼓励“弄潮”,处在创业的前端。

  “对于创业来说,本质在于宽容失败。”胡晓义分析,能不能把创业做到底,不是看一年、两年内有多少人去创业,增加了多少小微企业,而是要认清创业的常态。即1000万创业的小微企业中,近800万面临破产。

  “有没有制度化的保障使失败的人有信心再度创业,这是问题的关键。”胡晓义认为,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不能单从思想上动员,要有制度保障。

  胡晓义指出,还未看出容忍失败的机制,或许因为问题还不是这么迫切。“制定一些切实的措施来支持全社会能够持续保持创业的热情,而不是一批人倒下了给另一批人一个负面的示范,说,你看创业没什么好下场”。

  小叶也还没想好,究竟是继续找工作还是去创业。不管怎样,她关心的两会,也结结实实地关心了她一把。

分享到:

中华教育新闻网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对外合作 | 版权声明
中华教育新闻网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主办单位:中华教育发展研究集团有限公司 (中华教育报社)
Copyright@2000-2012 www.zhjy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