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教育网首页 > 教研 > 正文

凌宗伟:教育需要保守主义

 时间:2015-04-14 作者:搜狐教育  来源:中华教育新闻网

  费尔南多?撒瓦特尔在《教育的价值?教育是普世的》中指出“教育任务具有保守主义的一面”(P112),费尔南多?撒瓦特尔指出“社会通过给它的新成员提供这样的方式(这种方式对它来说有助于其持续存在,不存在则会对其造成破坏),想要培养好的伙伴,而不是自身的敌人,或是反社会的个体”,“它不仅期望孩子们顺从与社会觉得可接受的个体,而且也期望在发生可能的有害偏长之前保护他们”,另一方面,“做父母的也想保护孩子避免受到任何可能对其造成伤害的东西——也就是说,教育孩子警惕邪恶”,“阻止邪恶或者不好的东西,以防止将其(邪恶)带给他们”。因此,教育在一定意义上总是保守主义的,最简单的原因就是,它是维存本能的一个产物:集体是由无数个体构成的”(同上)。我的理解是,教育的一个很重要的意义就在于帮助我们的后代如何与他人和社会相处的道理和尊则,用阿伦特的话来说就是:“存在意义上的保守主义,也是教育的本质所在,它看上去总像是一种包围和保护什么东西的任务,孩子反对世界,世界反对孩子新的事物反对旧的事物,或是旧的事物反对新的事物”(P112-113)。也就是说,教育“首先是传输一些东西,而它传输的也只肯能是它认为值得保存的”。

  

  我们知道,保守主义是强调既有价值或现状的政治哲学,是相对激进而言的,而不是相对进步而言的。哲学层面的保守主义提醒我们,当激进主义盛行的时候,我们要宁愿采取比较稳妥的保守主义的态度和方式,说得直白一点就是当现实世界中某种冠以“经验”、“奇迹”、“样板”、“模式”的东西忽然间甚嚣尘上时候,我们必须以谨慎的态度来回望历史,守住那些已经被历史和时间证明了是正确的方式和经验的东西,防止我们的头脑发热的。 也就是说,我们还是要冷静的看待时髦与时尚的。作为普世价值的教育,尤其应该如此。

  “教育代代相传,是因为它想要持续存在下去;它想要持续下去,是因为它极为看重某些特定的知识、特定的行为、特定的能力和特定的理念”(P116),我以为,这“特定的知识、特定的行为、特定的能力和特定的理念”其实就是我们常常挂在嘴上的教育的基本规律,或者说是教育的常识,教育的人之常情。所以,教育更多的是传承,是要将人类历史进程中一个个个体积累下来的经验与文化传承下来,以便在以后的生活会会更好好一些。细想下来中国道家的“抱朴守中”,儒家的“中庸之道”其实也是一种保守主义。教育要顺乎天理,要有无为而治的意识,无为而治,并非不治,强调的是不乱为,不妄为,要遵循人的生命发展的规律,要恪守道德底线,要符合社会规范,顺应时代需要。当然哲学层面的保守主义并不等于因循守旧,它主张的是在在吸收与同化中有所发展,有所提升。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要稳打稳扎,看准了再干。也就是说,教育要坚守教育为人的目标,不偏离,不变换教育应有的目标和主张。并持之以恒的坚守这目标与主张。在践行主张的道路上,中正、平和,要保持敬重或者敬畏之心,不为外界所干扰。

  教育的保守主义并不排除对教育的特定内容持怀疑的态度,它更需要“ 维持、保存和保护每个孩子身上新的和革命性的东西”,这“对教育来说,是一种防腐剂”,因为教育需要进行筛选,需要核准,需要评估和说服,更需要赞扬和抛弃(P116) 。

  我相信,当我们明白了教育是需要保守主义的时候,我们也许就会慎重对待时下教育一波又一波的改革浪潮,尤其是在这些浪潮中喷涌出来的浪花(经验、模式等)了,我们也就更不可能盲目跟风了。

分享到:

中华教育新闻网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对外合作 | 版权声明
中华教育新闻网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主办单位:中华教育发展研究集团有限公司 (中华教育报社)
Copyright@2000-2012 www.zhjy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