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教育网首页 > 教学 > 正文

改变小课堂 撬动大教育 ——中国区域教育样本延边基地课改纪实

 时间:2015-04-21 作者:中国教师报  来源:中华教育新闻网

  

一封投诉信让吉林省汪清县第一实验小学教师张艳玲成了当地的“名人”。

  一名学生家长列出“十大罪状”,把张艳玲告到县长信箱,其中主要的罪状就是作业太多、孩子太累。

  一位起早贪黑、全心全意为孩子而教的教师,竟然被罗列出“十大罪状”,这让张艳玲和她的同事们实在想不明白。

  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

  一年之后的2014年初,延边州整体推动的课堂教学改革,让张艳玲们找到了问题的答案。

  谈起现在的变化,张艳玲抑制不住兴奋:从被投诉的被告,变成受欢迎的朋友,“我的转变与延边州的课改紧密相关。”

  延边的课改,在一年时间里,究竟发生了怎样喜人的变化,产生了怎样的“魔力”?

  全州总动员 谋划改革一盘棋

  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地处吉林省中部,是中国最大的朝鲜族聚居地,朝鲜族人口接近全州人口的50%。谈起延边教育,州教育局负责人认为,过去的教育理念片面追求升学率,简单地指向知识与技能领域,却忽视了对学生人格、能力、素养等方面的培养。教育需要改革,改革的支点就在课堂。

  2014年2月9日,伴随着延边州首次课改集训正式启动,一场涉及全州8个县市29所学校的声势浩大的课改行动全面开启。州教育局统筹管理,组织外出研修、进校诊断等;各县市、各学校则根据自身特点,在州统一安排之外,因地制宜、主动谋变,或建立课改论坛制度,或组织片区学科联赛;学校和区域之间或谋划抱团发展,或暗自比拼较劲……一时间,延边州因课改而动,学校因课改而变,课堂因课改而活!

  据州教育局基教处统计,在1年的时间里,延边州组织各县市局长、各级教研系统、各实验校校长、教师参加培训超过2000人次,足迹遍及北京、湖北、江苏、安徽、浙江等多个地区;除了外出研修、专家进校指导,州教育局还组织经验交流、互动评课、专题论坛、示范课引领等,几乎月月有培训、周周有活动,学校层面的自主活动更是不计其数。

  为了与州教育局形成和谐“共振”,各县市教育局也纷纷“出招”。延吉市成立了以局长金昌律为总指挥的工作领导小组,整合力量,靠前指挥,教科研部门也“蹲点”实验校,现场办公……一时间,出现了进修学校、教科所、后勤办、装备中心等部门负责人齐聚一校现场办公的“震撼场面”。延吉市春光小学的华丽“变身”正是得益于这样的职能部门现场办公,从而获得了大笔投资,学校面貌焕然一新。

  珲春市成立“课改攻坚小组”,定期下基层调研,搜集问题,形成课题进行专项“攻坚”。副局长金英学告诉记者,教育局每季度都会开展反思活动,最终形成一份行政角度的总结材料。

  安图县除了局领导包校、科室负责人“蹲点”学校外,还构建“五子登科”机制,行政“定调子”,基教“画框子”,进修校“搭台子”,教科所“拔钉子”,实验校“迈步子”。从审计局长调任安图县教育局长的李升满,曾对实验校校长们说:“我不能亲自进课堂去搞课改,但是我能给你们当后盾。要钱给钱,要人给人,没钱我想办法去讨,没人我去人事部门要。”后来安林中学教学设施配置、松江小学校园文化建设等需要大笔资金,就是李升满全力申请或主张立项拨款的。

  朝鲜族人口众多的龙井市,为了突出民族特色,投入20万元专项资金,建设朝鲜族文化教室。该教室完全效仿朝鲜族民居,帮助学生了解朝鲜族风俗礼仪知识,为学校的民族教育打下了坚实基础。

  图们市教育局专门申请了“市长教育基金”,奖励课改突出的教师。城区两所小学在教育局指导下,依托教师进修学校,联合开展教研和培训活动,实现了区域教育的有效融合。

  改革行动不仅促进了区域内学校间的融合,也拉近了不同县市间的交流与融合。安图县和敦化市就自发“联姻”,结成“构建高效课堂协作体”,定期互访,共同开展区域联片教研活动,成为延边州课改的一道亮色……

  8个县市,既有统一步调,又各具特色,正可谓全州总动员,各县市“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逐渐形成了火热的课改“小气候”,各县市教育局和实验校的工作节奏也明显提速。用安图县教育局基教科科长刘兆斌的话形容就是:“这脚下就像安上了一对风火轮,停都停不下来。”许多管理者也会像刘兆斌一样感叹,“进入了职业的第二春”。

  理念引领、设施配套、资金保障、培训支持,基础性工作全面到位,生成性特色逐渐凸显,一场席卷延边大地的课改“风暴”正在扩散!

  课改全天候 迸发人生“第二春”

  改革的道路向来不会一帆风顺,更何况延边这样的民族自治州。

  对于许多朝鲜族学校而言,语言、文化的差异就是摆在面前的一大难题。

  汪清县第二实验小学是一所朝鲜族学校,大多数教师与学生都是朝鲜族,对汉语的理解能力一般。教师李桂兰告诉记者,许多教师对高效课堂的理念非常认可,但参加培训非常吃力。于是,学校为数不多的汉族教师就担起“二传手”的角色,每次学习结束,都会整理学习资料,在学校开“讲座”,与朝鲜族教师共同分享。

  对于朝鲜族学生而言,使用导学案也是一大挑战。李桂兰说,学校原来使用的导学案文字多,汉语基础薄弱的学生理解起来较为困难。为此,学校多次开会研讨不断改进,在考虑学年段特点的基础上,语言尽量简单明确,多用图形、少用文字。

  导学案的困惑不止发生在朝鲜族学校。汪清县第三中学历史教师兰新文的“导学案创新路”就源于一名学生的抱怨——“我宁死不写导学案!”兰新文很吃惊,深入调查之后发现,对导学案“恨之入骨”的学生不在少数。

  问题出在哪里?兰新文经过对比研究,反复思考,终于发现:自己设计的导学案内容多且复杂,问题枯燥,更像“习题集”。于是,兰新文将自己之前的导学案完全推翻,重新编制,尝试通过虚拟的学生对话创设情境,然后将学法指导融入其中。

  后来,兰新文还邀请学生与他共同编制导学案,一旦学生的建议被采纳,他都会在导学案上标注“某某人设计”、“某某小组策划”。设计精美、图文并茂的导学案,不仅是学生学习的“抓手”,还成了学生的才艺展示舞台,许多学生都把印有自己名字的导学案当作“战利品”收藏起来。

  像兰新文这样,在课改中不断学习、不断创新、不断成长的教师还有许多。摆脱了传统课堂中一成不变的教学方法,教师不再像演员一样,在不断重复的剧本中表演角色;而是开始研究学生,在课堂的随机生成中创造惊喜,每天都有新的收获。教师们逐渐发现,教学原来如此有趣,放下身段做“学生”,人生精彩大不同。

  安图三中班主任王乃红,在班级管理中有过痛苦、心酸,伴随着课改,她的心态变得年轻,学生的精彩促使她不断向前“奔跑”。

  敦化市第二实验小学老教师程玉荣,全身心致力于课改的她,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养了12年的仙人球开花了,那一刻,她懂得了教育也是等待花开的过程。

  延吉十二中副校长许洪亮,曾经抵触课改,但认真的他还是会坚持培训记笔记,甚至听讲座全程录音,然后自己再研究、实践……如今,他已经成为当地的“土专家”,开始给同行们解读课改的奥妙了。

  敦化六中校长王艳,将“读懂每位师生是校长的第一要务”作为座右铭,带领教师不断读懂学生、读懂课堂,从而有了许多动人的故事!

  一年多来,课改成为延边州教师的口头禅,也成为学校管理的关键词。许多校长将课改理念从课堂扩展到管理,开设各类课程,不但给了学生更广阔的学习空间,也开发了教师的“第二特长”,激发了教师的潜力。延吉市春光小学校音乐教师栾红伟负责学校的京剧课程,她在自己学习京剧知识的同时,还与省京剧团达成了合作;学校科学教师在“手绘葫芦”、“剪纸”等领域抢了美术教师的“饭碗”;安图三小每周二下午坚持开展教师社团活动,与学生社团相映成辉……

  “好课孵化室”、“教师情感中心”、“教师生活中心”……一个个教师社团、一间间教师专业活动室,不断演绎出教师教学之外的别样精彩。

  教师的转变是推进课改的最大动力,他们将自己的激情释放于课堂,将自己的幸福传递给学生。“只要学生幸福,我们的付出就是值得的”,“工作与生活更加充实,累并快乐着”,“人生仿佛迎来了‘第二春’”!教师们表达着自己的心声。

  自主生活力 教育焕发新生机

  “教师就是学生学习的辅助角色,但是现在辅助的有点多了!”这不是课改专家解读教师角色,而是敦化七小五年级学生给学校课改提意见!

  在延边州的“课改平台”上,不仅仅是教师尽情地释放自己,更值得称道的是,学生的变化。

  记者曾多次走进延边州各学校,无论何时,无论再有怎样隆重的场面,如今课改校的学生们面对领导、专家和宾客,没有胆怯,没有躲避,而是积极应对提问,机智“对抗”外部质疑,真实表达思想。他们表现出来的展示智慧、质疑精神,一次次让校长们刮目相看,让外来者赞叹。

  在这些变化的背后,蕴藏着无数动人的故事。延吉市延南小学一名教师为记者讲述了一个十分典型的故事——

  一个学生曾经是班里著名的“邋遢大王”,书本乱放、纸屑乱丢,个人卫生也不讲究;谁曾想到,在一次班干部选举中,他鼓起勇气,竞选班级的卫生委员。

  能行吗?伴随着全班同学怀疑的目光,他的班主任肯定地点了点头——请大家给他一个机会,试用一个月。

  一个月的时间,班级中的每个人都发现了“邋遢大王”的变化,他不仅把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收拾干净,还主动为班级扫地、拖地,组织各小组打扫教室卫生。自然,这个“试用”的卫生委员也正式“转正”。

 这就是解放与相信的力量,教师将高效课堂的理念运用到班级管理中,学生用自己的转变给了教师最好的回馈。

  敦化市官地中学是一所“蹭”课改的完全中学,他们不在延边州首批29所实验校之列,但他们“蹭”得认真,“蹭”得扎实。校长刘金枝告诉记者,学校的生源较差,课改只为能多改变一个孩子,“那也是一生的功德!”

  如今,高一学生李伟峰、潘婉欣等面对记者侃侃而谈,或说学习,或谈理想。他们正和同学一起,在自主学习的路上,探寻不一样的精彩。

  其实,像这样的变化每天都在发生:课堂上,沉默的学生变得活泼了,昏昏欲睡的学生不见了,呆坐在角落一言不发的学生也能主动学习了;课堂之外,学生主动参与班级管理,沟通、交往等各方面能力都得到了锻炼,他们变得阳光、开朗,茁壮健康地成长,沐浴着校园中的幸福——

  敦化七小学生胡阳阳(化名)原本是课堂上的“边缘人”,他把不爱学习的原因总结为“听不懂”、“没意思”。课改之后,胡阳阳慢慢觉得有了活力,除了参与小组探究与展示,有几次他甚至站起来,与教师PK做题、朗诵。“老师说我表现得比他好,他甘拜下风。”胡阳阳得意地说。

  延吉市延南小学的课本剧表演别具特色。指导教师介绍说,课改之后,学生的表演欲望更强了,在舞台上的表现力也更强了。“这得益于平时的课堂展示。现在,他们排演课本剧,从剧本创作到排练时间协调,都安排得井井有条,老师基本不需要操心”。

  汪清二小的文化建设充分体现了民族特点,每个年级都体现了一个民族文化主题,各班级、各小组的名称则体现出学生的精神追求。教师全松必介绍,这些文化主题与班名、组名大部分是由学生讨论确定的,不仅如此,学生还找到了许多相关资料,用以丰富自己的文化支撑。“如果不是课改,我根本想不到这些孩子还有这么大的潜力”。

  各学校开展的特色课程也让学生受益匪浅。安图三小每年举办校园艺术节、科技节、体育节、读书节,学校在各种活动中充分放手。松江小学开展了“沐浴书香小书虫”活动,班级的“自律图书角”都由学生自主管理…… 

  课堂的主人是学生,课改的出发点也是学生。在课改的道路上,延边教育已经迈出了扎实的第一步。2015年,他们继续扎实地推进课改,更加大胆地创新实践,延边课改现象已然形成……

分享到:

中华教育新闻网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对外合作 | 版权声明
中华教育新闻网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主办单位:中华教育发展研究集团有限公司 (中华教育报社)
Copyright@2000-2012 www.zhjy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