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教育网首页 > 基教 > 正文

小学生被逼喝尿调查:副班长给老师打报告立威

 时间:2015-05-22 作者:网易教育  来源:中华教育新闻网

安徽小学生遭班干部勒索续:有孩子被索一万多元

怀远县教育局纪工委和孩子们的谈话笔录

安徽小学生遭班干部勒索续:有孩子被索一万多元


中国青年网讯 七个人的班级,就像一个王国。13岁的副班长小赐,拥有检查作业、监督背书这样的权力。然而,就是通过这点权力,他向包括正班长在内的6个孩子要钱。钱没给够,就逼迫喝尿吃粪。小赐上网上学,有专门的孩子骑车接送,他要来的钱,有专门的孩子替他保管……实际上,他个头矮小,打不过其他的孩子。

但这个13岁的孩子,却把这点权力运用到了极致。

孩子们在怕什么?

受害学生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小赐把情况汇报给老师,老师就会体罚没有完成任务的孩子。蹲着马步,让同学用扫帚打背、打屁股,狠狠地打。”

钱惠彻底死心了。她找出一把刀,放在桌子上。找来长长的绳子,从屋梁上穿过去,两头垂到地上。然后坐着,等待儿子回来。

晚上7点,小岩溜冰回来了。

小岩不敢直视妈妈的眼睛,低着头,双手手指头相互搓捏着。

“你包里六块三毛钱又是哪里来的?……你不是讲过你再拿钱就自己断一只手吗?刀在这里。或者,你干脆上吊算自杀吧,就当我们没有养你。”

小岩恐惧到了极点,因为偷家里钱被吊在屋梁上暴打的情景再次浮现,蜷缩在角落里,眼睛不敢直视,噏动着嘴唇,却没能发出声来。

A

蹊跷

发现隐秘“王国”

“我星期一要背书,如果不准备两百块钱,我书就背不过,我就要喝尿、吃屎,还要挨打……”

这些年,小岩在家偷了无数次钱,最多一次偷一千。上周,竟然偷到隔壁的赵老师家了!钱惠给儿子一周的时间,让他交代偷的钱干了什么。眼看一周过去了,他还没交代,而这次,又从他书包发现了钱!钱惠说,“这孩子没救了!”

小岩缩成一团,勾着背搓着手指。目光锁定在手上,不敢移动,偶尔瞟瞟父母,又迅速低眼皮。

僵持了十多分钟。父亲何俊发话了:“子岩,我们不打你,只要你勇敢讲出来,只要你不继续犯错,你还是我们的好儿子。”

突然,小岩浑身颤抖,哽咽着却哭不出声来,哽咽了好久,终于放声大哭,一边哭一边说:

“爸爸,我不能讲啊!我讲了就不能活了啊。”何俊心头一凛!突然有些难过。

“你跟爸爸讲讲,你讲了与不能活有什么关系呢?”

“这钱是给副班长(怀远教育局称是“语文科代表”)小赐保管的,我如果说了,他就不要我活了。”孩子泣不成声。

“你上周偷赵老师的钱到哪里去了?”“我星期一要背书,如果不准备两百块钱,我书就背不过,我就要喝尿、吃屎,还要挨打……”

“这么多年你偷的钱,都干什么去了?”“都给了小赐。”

震惊之余,何俊将信将疑:屎尿怎么能吃得下?太荒唐了,不可能吧?

“谁让你吃屎喝尿啊?”“小赐。”“你们这么大的人了,他让你们喝就喝?”“不喝就要挨打,背书写作业就不能通过检查。”“你说你吃屎了,喝尿了,可有人看见?”“全班六个人(除了小赐)都喝了。”

“你尽胡扯!你们怕他,难道你们班长小东也吃屎喝尿?”“他有权力不敢用。”

问了大半晚,已经到了当晚10点过。钱惠一边听,一边伤心,他们决定次日去其他同学家问问。

令人沉重的真相

“走访完所有的孩子,孩子的父母忍不住,冲过去抱住儿子,放声大哭起来”

小岩所在的安徽怀远县火星小学位于城郊,此前属于火星村,多年前因为发展工业区拆迁,火星小学搬到了现在的地方,保留了一个教学点。这些年,很多学生陆续转学,这里的学生越来越少。小岩所在的班级,从最开始的20多人,读到六年级时,已经只有7个人。

这七个孩子是:班长小东2003年12月生;副班长小赐13岁;小运2002年2月出生;小然2002年生;小江2000年8月生;小岩2003年6月生;小邢17岁。

这晚没怎么睡好。早上七点,何俊和钱惠叫起儿子,去了班长小东家。

敲开门,小东见到他们,开始往后躲。

听了钱惠的诉说,小东的爸爸铁青着脸,朝向小东:“你可喝过屎尿?”小东嗫嚅着说没有没有。父亲扬起手要打他,被何俊阻拦。两个女人把小东叫到一边,给他打气做工作,小东承认了。

钱惠又带着两个小孩去了小江家、小运家、小邢家。走一处,就把孩子带在一起去下一家。

29日下午,贾波正要去上班,经过2楼父亲的屋子时,听到有人说话。一进屋,一女士就介绍自己:“我是你儿子同学小岩的妈妈。”贾波以为儿子跟人打架了,质问的眼神投向站在床下的儿子小然。

“你可知道,我们的孩子在学校,吃屎喝尿了。”钱惠一边说着,眼泪一边扑簌扑簌往下掉。贾波头脑一片空白,呆了呆,问儿子可有此事。小然嗯嗯着不敢讲。

小岩见状,哭着朝小然喊:“你讲吧,我们都承认了。”

小然于是和盘托出。走访完所有的孩子,钱惠忍不住了,冲过去抱住儿子,放声大哭起来,何俊也哭了。这些年,孩子挨过自己多少毒打啊!小岩告诉爸爸妈妈,自己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焦虑到哪里去找钱。所有的心思,都放在给小赐筹钱上!即使父母这样打,他们也不敢讲出在学校所遭受的屈辱。

B

规矩

副班长的“王法”

“每次背书时,孩子们必须拿钱给小赐。不给,则会喝尿吃屎”

家长们找到学校,把情况汇报到了怀远县教育局。

5月3日,学校召集了双方家长在学校见面,小赐承认六名学生拿钱给他,也承认对方吃屎喝尿的情况,小赐父母表示要归还孩子们的钱。但小赐及其家长同时称,一切都系同学们自愿。次日,小赐转到了其他学校。

5月6日上午,怀远县教育局纪工委找到涉事的六名学生进行调查。根据调查笔录,情况是这样的:

孩子们最近的一次吃屎喝尿,发生在五一放假前。因为小岩在家偷钱被家长发现,没能拿钱交给贾尚赐。这天,小运与小岩、小然三个人,一起到厕所,小然用撮灰的撮子弄来大粪,在小赐的监督下,用手指挑起,抹了一点点在嘴里,小然最先,接着是小岩,然后是小运。

此前一天,他们也吃过一次,是用零食袋去捏的,有指甲盖大小的分量,也是因为书没有背过,没有拿钱。

这只是小运的说法。班长小东称,自己没有吃过屎,但喝尿发生过,在更早的时候。

那是五年级下学期,同样在教室里,小赐朝瓶子里撒了尿,然后逼迫小运跟小东也朝里边尿,要求大家喝。小东、小运、小然、小江、小岩都喝了。六年级的时候,他们又集体喝了一次。“小赐让喝的,因为作业没写,不喝不行。”

家长们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其实跟孩子聊天时,掌握的情况远远不止孩子们向官方说的那么几次,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孩子们自己都不记得有多少次。

按照学生们的讲述,小赐制定的规则是这样的:

每次背书时,孩子们必须拿钱。他会根据每个孩子向家里拿钱得手的难易程度,以及各家的经济状况,制定拿钱的数量。如果家里经济条件不错,钱好拿,那就会要求多拿,反之就少拿。

如果不拿钱,作业检查肯定过不了。这一点,小然的父亲贾波曾经有过疑问。因为老师布置了作业,儿子回家后,他们就督促儿子写字,写了整整两个本子,他也检查了。可次日,就接到了老师的电话:“你家小然作业又没有写!200个字,就有180个字写错!”

贾波不服,说自己亲自督促儿子做了作业。“不信你来学校看!”老师撂下这句话,挂了电话。贾波满有自信地跑到学校,让儿子把作业本拿出来,但儿子拿不出来。“我看着你写好的,你是不是搞丢了,你再找找书包。”小然茫然地把书包翻来翻去,没有。贾波被狠狠批评了一顿,觉得一头雾水。

直到事发后,小然才敢告诉爸爸:因为自己没拿到足够的钱给小赐,小赐在检查他作业的时候,直接撕了扔了。

当然,如果拿不到足够的钱,背书也过不了。

分享到:

中华教育新闻网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对外合作 | 版权声明
中华教育新闻网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主办单位:中华教育发展研究集团有限公司 (中华教育报社)
Copyright@2000-2012 www.zhjy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