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教育网首页 > 出国留学 > 正文

美国娃课外忙 家长开车接送时进行性教育

 时间:2015-05-22 作者:网易教育  来源:中华教育新闻网

新华网讯 钢琴、芭蕾、戏剧、橄榄球……美国孩子放学后要参加五花八门的培训班,说是要丰富课外生活,却把一家人忙得不可开交。课内学完课外学,这已经成为美国近四分之一有娃家庭的生活常态,家长为此拼金钱、拼时间还拼体力。

美国周末橄榄球赛(图片来源于网络)

美国周末橄榄球赛(图片来源于网络)

“课后焦虑综合症”

当一辆辆校车把孩子们送回家,洛莉·安妮·惠特曼的一天才真正开始。

作为7个未成年孩子的妈妈,惠特曼不得不用彩色记号笔标记,才能记住每个孩子每天的校外活动:粉色是上一年级的双胞胎艾莉森和克里斯滕,橙色是三年级的杰森,紫色是七年级的詹妮弗,荧光黄代表九年级的凯文,红色代表12年级的布莱恩。

到家后,孩子们先自个儿吃点心。然后,惠特曼开始第一轮“运输”,送孩子们上兴趣班:橙色补习班、红色网球和荧光黄橄榄球。回来后,她和粉色双胞胎读一会儿书,就催着他们和紫色一起出门,去一个叫CKT的儿童戏剧工作室上课。

CKT课程糅合了声乐、舞蹈和表演,教室在北卡罗来纳州希科里市127号公路边一幢不起眼的楼房内。惠特曼和3个孩子走进教室时,她的另一个孩子、读10年级的丹尼尔已经来到教室,他搭同学家长的车直接从学校赶来。

在美国,即使只有一、两个孩子的家庭,也为各种课外培训帮忙得不可开交。达拉斯的家庭心理咨询师费伊·利德吉对这种情况司空见惯。“下午时间让孩子们自己玩儿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她说。

“过去,有钱人家的孩子每周上一节钢琴课。现在,从早上7点半到下午6点半,孩子们全在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

校外课程花销不菲,即使在中产阶级家庭也占据全家支出的相当比例,对中低收入家庭更是沉重负担。美国人口统计局的数字显示,孩子参加校外课程多少与家庭收入成正比。

美国有不少免费校外课程,但仍然供不应求。民间组织“课后联盟”说,每有一个孩子报名参加校外课程,就会有另两个孩子的家长也会报名参加,只要收入和条件允许。

一直以来,家长们苦苦挣扎才勉强兼顾工作、家庭、个人追求和休息,如今他们发现还得帮助自己的孩子学会如何平衡学习和生活。

繁重的校外课程对每个家庭造成的经济和实际压力不得而知。然而,非营利调查公司“妇女促进会”2006年的一份研究显示,不论性别种族,下至工人, 上至老板,美国家长多少都出现了“课后父母焦虑综合症”(PCAST)。他们感到压力巨大、易分心、精神不振,因此损失的生产力在500亿美元到3万亿美 元之间。

美国家庭对校外活动乐此不彼,一定程度缘于所谓的“3点到6点”理论。孩子在课堂上和未来生活中表现如何,关键在于放学后。美国大部分 学校下午3点放学。多个研究表明,无论混帮派、吸毒、酗酒或涉入性行为,孩子们出问题大都发生在下午3点到6点之间。还有研究显示,课后多参加一些非学术 活动,有利于改善学习态度、提高成绩。

美国政府在20世纪90年代意识到,要确保孩子们安全充实地度过下午3点到6点这关键时段,双薪家庭需要更多支持。联邦政府开始鼓励并资助校外活动项目。结果,校外培训机构在美国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近四分之一的美国家庭为孩子报名校外活动。

这些校外活动五花八门,为家长提供多种选择:补习班、童子军、象棋、射箭、博物馆工作室……。以橄榄球为例,全美有2800多家针对青少年的俱乐部。

为了长大后的竞争

孩子们忙着参加各种课外培训,被认为能够提供他们的竞争力,这与成人世界的竞争加剧不无关系。

高二女学生汉娜·凯维特从5岁起就学习舞蹈,最初在北卡罗来纳州希科里市的一个小工作室练舞。到9岁时,汉娜迫不及待想学习歌唱和表演,父母于是为她报名参加CKT儿童戏剧工作室。在这里,现代舞、芭蕾、声乐、戏剧、踢踏舞和爵士舞,汉娜全都学个遍。

在学校,汉娜是个好学生,但她只想表演。对她而言,早上8点到下午3点上课就是一种折磨,写作业更是痛苦不堪。汉娜的母亲琳恩·凯维特也逐渐意识到,让她每天上学并到戏剧工作室修习,同时还要做功课,完全不现实。

凯维特全家为此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从初一开始,汉娜吃完早饭后不用赶校车,而是回到自己房间打开电脑,在线上课,网络课程由她原来所在的学校开设。

与传统学校相比,在线教育目前优势明显,学费仅及前者的四分之一,还为汉娜节省了宝贵的时间。如今,汉娜每周七天“上学”,在午饭前就能完成课程, 休息一会儿(专家认为这是必要的“无所事事时间”)之后,前往戏剧工作室。她每周在那里上40个小时的课程:排练、试镜、彩排、为比赛编排舞蹈……

家里人也曾担心,汉娜学习成绩会下滑,但母亲琳恩意识到:“有什么才华,取决于有什么爱好,她是在追求自己的事业。”琳恩也知道,即使如此苦练,汉 娜也未必能够在百老汇登台演出,但所有技艺不都要投入训练才能掌握吗?汉娜坚信自己的选择:“我在那儿不仅学习戏剧,还学习生活,学习如何解决问题。”

社会学家希拉里·列维·弗里德曼认同这种观点。她2014年出版著作《玩耍制胜:在竞争文化中抚育孩子》,采访了近百位中产和中上阶级家长,这些家长全部围绕着孩子的课外活动安排家庭预算和生活。书中的孩子虽然还在上小学,生活已经充斥着橄榄球赛、象棋锦标赛和舞蹈比赛。

然而,这些父母并不希望孩子成为上述领域的职业选手。“他们只是在灌输一种文化,有助于孩子们成为投资银行高管、顾问、律师、医生, 甚至样样都行的多面手。”弗里德曼称此为“孩子的竞争力资本”,包括好胜、不服输、按时保质完成任务,而且无惧压力。具备这些素质的孩子不仅在球场和课堂 上表现出色,还能在大学、研究生院、律师和其他资格考试中胜出。

这些素质同样有助于他们应对未来的生活和学习,因为无论做什么工作,人们总将处于激烈竞争中,要持续证明个人价值,不停地取得各种资格认证。

“车载晚餐”成亲子时光

由于课外负担繁重,今天的美国孩子忙碌而专注,年纪小小就身负重压。

在CKT工作室等着接孩子的父亲克里斯·卡泽尔对此深有体会。“我小时候什么都能尝试一点,但现在的孩子不同,如果想有所特长,10岁之前没专注练习就已经落后了,最晚也不能超过12岁,”他说。

升入中学后,随着学业渐重,兼顾学习和课外活动更加困难。家庭心理咨询师利德吉说,要平衡课业和爱好、学习和生活,孩子们压力不小,好似生活在一个“高压锅里”。这时候,往往会全家总动员,确保孩子不耽误学习也不荒废特长,家长和孩子的关系更像“同居者”,而不是一家人。

“他们在家里你来我往,难得见上一面,”利德吉说。极端情况下,不堪重压的孩子会行为出格:偷钱、说脏话、反叛甚至以死相逼。“大多数情况下,孩子们会说: 听我说说好吗? ”亚特兰大社会工作者凯瑟琳·加西亚-布雷克说,“而家长们通常也愿意倾听。”

这其实是最有效的方法。因为,“要改正的并非孩子,而是让全家人有劲往一处使,让后才能按部就班解决问题,”利德吉说。

家住纳什维尔的乔伊·博伊德刚读四年级,每星期除了上课还要上儿童工程班、运动俱乐部、钢琴课,偶尔还有声乐课。父亲萨姆森希望乔伊涉足各个领域。“音乐总是很受欢迎,体育也一样。”

他认为,这些活动能让孩子体格强壮,有一技之长,而不只是一个“书呆子”。他的目标是让乔伊今后能获得一份体育奖学金,在选择大学和专业时拥有更多主动权。

为了帮乔伊平衡繁重的课外活动和家庭作业,博伊德家立下规矩:无论周末或平时,与朋友和家人玩耍的时间有明确规定,决不能超出。另外一条规矩是,全家人每天必须一起吃晚饭,其间不开电视、不碰电子设备。

     美国人口统计局长期跟踪孩子和家长的用餐时间,这被认为是父母参与家庭生活的重要指标,关系着孩子的生活幸福。如今课外活动占用了大量家庭生活时间,于是“车载晚餐”成了重要的亲子时光。通常情况是,父母手握方向盘开车,孩子坐在后排一边吃饭一边和父母聊天。

“家长和孩子没有眼神接触,都面朝前方,都处于一个狭小空间,有开头有结尾,”利吉德说,“但这提供了绝佳机会,可以谈论平时面对面、无时间限制难以启齿的话题。”

第一个孩子小学开设性教育课时,7个孩子的母亲惠特曼就发现这是难得的机会。“他坐在汽车后座上,问了我各种问题,我开着车只管作答,不用担心他看到我眼中和脸上的尴尬表情。”那是一次不错的交流。

和老二第一次有意义的对话也发生在车上。这之后,她尽可能单独接送每个孩子。(记者 袁原)

分享到:

中华教育新闻网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对外合作 | 版权声明
中华教育新闻网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主办单位:中华教育发展研究集团有限公司 (中华教育报社)
Copyright@2000-2012 www.zhjyxww.com All Rights Reserved.